不是先找答案,是先找问题

不是先找答案,是先找问题
持续追问:「如果是我,我会怎幺办?」

「所谓重要且高难度的工作,不是要找到正确答案,而是要提出正确的问题。」

“The important and difficult job is never to find the right answer,it is to findthe right question.”

──彼得.杜拉克(Peter Ferdinand Drucker)

「思考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」可视为领导力的要素之一。因为透过这个过程,能促使自己率先思考、率先行动。

因为领先者没有範本,所以无法模仿别人,只能在当下的状况中,试图找出答案,正是所谓的「思考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」。

思考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固然重要,但为何实践起来并不容易? 接下来让我们来想一想。

不要成为纸上谈兵的评论家

第一个最常被提及的原因就是,对「问题」本身难有明确的认知。正确答案存在时,问题本身也就容易釐清;但当正确答案不存在时,问题究竟为何,就非常难以辨认。

学校的考试,有时会从正确答案反推出「问题」,再掺入虚构的选项。在考试制度下成长,我们已经太习惯问题是事先设定好的,却没有太多设定问题的经验。

只要有问题,自然就有答案。但该回答什幺问题? 什幺才是问题?这些状况不明确时,就算想动脑也动不了。

在此,不妨思考一下设定问题时的有效方法。那就是,把眼前的现象,用「如果是我,我会怎幺办?」的方式自问。这正是前一节里讨论的「当事人意识」的第一步。

举例来说,针对日本人口减少的问题叙述己见时,若以「如果我是总理大臣,会如何处理?」来自问,就能概括的定义出「问题」。

此时的重点并非思考「自己的意见是什幺?」而是要思考「如果是我,我会採取什幺样的行动?」并把想法落实到行动上。

抱持当事人意识,把想法落实到行动上,有助于构思出兼具建设性与自我风格的具体意见;若不以当事人意识来进行「如果是我」的假设,很可能说出不具可行性的意见。

此外,如果不落实到行动上,就只会是单纯的概念,无法成为具有建设性的评论;如果是以第三者的立场发言,便难以落实为「在何时以前、做什幺、怎幺做」的具体内容。变成单纯对总理大臣的判断描述感想的评论者而已。

导出答案,建构行动基础

在哈佛商学院(以下简称HBS)的两年期间,反覆练习的案例研究,让我获益良多。两年的就学期间,每週会接触到十三个案例,平均一天要处理二.五个案例。等同于一天之内要把自己转换成二.五个社长或领导者的角色,模拟他们的决策过程。

在这样的过程中,自然而然就养成习惯,用「如果是我,我会这幺做……」「因为……」的方式,思考属于自己的答案。

这样的习惯若能应用在日常生活中,会是很好的训练。HBS毕业之后,我在平日生活中,也一直努力进行这样的自问自答。

「如果当上社长……」「如果当上国家领导人……」「如果明天要代替上司提案……」试着转换角色,「问题」就会变得明确,抱持当事人意识,就能引导出可以落实为行动的具体解答,这一连串的过程就是一种训练。

思考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时所需的题材,日常生活中俯拾皆是。重视当事人意识,时常思考「如果是我,我会怎幺办?」的习惯,对培养领导力非常有用。

听取别人意见或上网搜寻资料之前,先以自己的方式设定问题、导出答案,透过这样的练习,就能让自己的意见变得铿锵有力。

这样的习惯会构成基础,累积準备、蓄势待发,让你某天真正成为团队负责人或公司代表时,能沉着稳健的回应。

所谓的领导力,就是要付诸行动。而导出属于自己的答案,建构行动的基础,或许可说是领导力的下一步。

摘自《世界顶尖人士如何实践这样的基本功》

不是先找答案,是先找问题

数位编辑整理:林彦杰

Photo:Jerry Ferguson, CC Licen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