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正确病毒 令伊斯兰教无法自我更新

政治正确病毒 令伊斯兰教无法自我更新

长久以来,西方孤息伊斯兰国,认为伊斯兰教只是一种宗教,一种文化,可以跟世俗社会和平共处,此诚可笑也。每有事端,他们总马上扑出来,又不无肤浅的重覆说,恐怖份子不等于伊斯兰教徒,这很明显是刻意忽略伊斯兰教的独特性和战斗性。

伊斯兰不只是宗教文化,伊斯兰是一种包揽军事、法律、税收制度、民族认同的制度。读伊斯兰教的崛起,本身就是一场军事史、扩张史。欧美国家,不能只吸收伊斯兰教,而排除他们建立伊斯兰社区、伊斯兰司法、道德规範、军事组织,乃至在地上建立「伊斯兰国」的慾望——与罗马(基督教)上演世界末日前的「哈米吉多顿大战」,是不少教派极欲实现的自我预言。十字军之战,在他们眼中仍未停止。

伊斯兰国领袖自号哈里发,是穆罕默德的继承者,伊斯兰国建国,是要继承阿拉伯帝国的道统。这个道统,本来传到土耳其鄂图曼帝国,包括哈里发这个名号;鄂图曼帝国在一战之后解体,哈里发之名无人继承,阿拉伯帝国灭亡。

他们知道日本是严格管制伊斯兰教落地的吗?他们知道根据教义,可兰经一定要用阿拉伯文读吗?这是一个极难「本土化」的宗教?「圣战」的概念,难道不危险?当然犹太教基督教讲到杀人也是极残暴,但这些宗教已经被世俗社会驯服,到了某些位,不会真把经上的东西当真。「根据圣经……」现在他们仍坚持的,只有(男)同性恋是罪恶的,但这标準也已经摇摇欲坠。

这些很有「国际视野」的人,摇头晃脑地说,伊斯兰一定没问题,恐怖份子与宗教无关,根本是刻意迴避伊斯兰恐怖主义,本身有极强的宗教性,几乎可说是宗教战争。我们经常都批评、耻笑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以色列,但为甚幺穆斯林一出恐怖袭击,大家就噤声?因为他们伪善,因为该死的「政治正确」:大家认为基督宗教是欧美白人的强势宗教,而伊斯兰教是中东第三世界的弱势宗教,所以大家要维护。但这种维护是不分青红皂白的,根本无助伊斯兰教和世俗和解并存。

基督宗教经过几百年的斗争,才去到今日的世俗化、无害化,如果我们作为第三者,也不断以政治正确去迴避伊斯兰这种传统文明底下的缺憾,伊斯兰是不会世俗化的,是不会自我更新的。

左翼痴线佬和国际主义者,只是用「弱势」的符号,将伊斯兰教徒隔离,斩绝对话(dialogue),使他们永远变成异类。

他们对中国新移民,也是同样的操作。用「弱势」的大旗帜,去为中国新移民争取不合理的特权,使主流社会对他们产生憎恨和不满,但斩绝新旧族群的对话(因为你一讨论,左翼就会投以法西斯排外之名),最终使两个群族难以接触,然后社工和利益团体就做代理人,居中「服务」赚取红利。

看似包容大爱的,实际是以理杀人,以理攻讦,赚取普世大爱道德光环,但他们其实正创造地狱,一个他者与主流永远无法消解距离的无间地狱。

怜悯弱者,其实是最傲慢的蔑视,你永远比我差,我才能永远怜悯你。但他们永远柔声细气的说,我会包容你,我会帮助你,我会保护你,还会为你骂别人是法西斯。这些挂着天使面孔的人,却一班文辞优美的帝国主义者。